The Revenant 不只是一部復仇電影

圖說:全片李奧唯一笑這麼一次,整部電影難得的純真救贖。

The Revenant

不只是一部復仇電影,而是一首揉合魔幻寫實美學的荒野生存史詩。

(拜託大家不要再稱呼這部電影為《神鬼獵人》了,這片名翻譯根本在侮辱這部電影和所有拍攝團隊!)

我大概一百年沒有為一部電影寫些什麼了,上次好好寫下點東西是王家衛的《一代宗師》。這次除了自己看得深深動容外,由於多年影友莎賓娜和我的觀後感大相逕庭,讓我想提供友人們一個不同的觀點作參考,看看這樣和那樣相異的觀點和評價,才會在個人臉書動手寫下這篇不負責影評。但話說這種觀感的歧異也正是電影(和所有藝術)有意思之處,同一部電影不同人看有不同解讀,即使同一個人在不同時空背景心境下看也有不同體會。

*****以下可能有雷*****((但老實說這部電影我很難分辨講到什麼算是雷)) Continue reading

Advertisements

Bowie回去火星以後 │分享#1 │史大最偉大的太空歌曲 Space Oddity 各種呈現

Bowie回去火星後,地球還繼續轉動,只是世間一切變得好庸俗。

我失了讀選後政治分析文章的動力,也徹底失了po文分享生活的動力。每天下班就是整晚跟阿卡一起(或各自)反覆聽著新舊專輯、讀文章/報導/故事/過往訪談記錄、看遍YouTube影片包括MV/現場演唱/訪談/脫口秀/電影片段預告/幕後花絮/各大歌手tribute/cover畫面。 Continue reading

胡老媽說:要互相!

自從我的西班牙文課暫告一段落後,我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家庭「煮」婦。

上網找工作,發現馬德里這兒符合我職涯背景的工作還真是不多。以範疇「行銷」+ 產業「 消費品、精品、烈酒」+ 語言「中文母語、英文流利、西文基本」這組合的絕大值來找,可說是幾乎沒有,倒是有些機會在巴塞隆納。但阿卡的攝影工作在馬德里剛剛起飛(他就是為了要更投入在這個領域才離開待了六年的巴塞隆納),且又正打算把他主業「美術設計」這塊漸漸放手發包給人做,把副業「攝影」(他人生真正熱情所在)轉成主業,我們一時也不可能搬離馬德里。

且本月阿卡接到了一個出國(台灣)工作的好機會,他一邊要準備工作前置作業,一邊忙著取消原訂的夏天計劃:帶卡媽和四隻狗仔去看環法自行車賽 + 開露營車去葡萄牙海岸無目的放空,一邊要兼顧主業和如雪片般飛來的副業工作… 本週幾乎每天都工作 >12小時…

種種因素交互作用下,可憐的阿卡在飢寒交迫下,還被我生了一週的悶氣。 Continue reading

Streetlight & People

一場不期而遇的溫暖人情,讓一條街的名字(Noviciado)有了意義。

昨天阿卡忙於工作,便請我幫他把腳踏車拿去修。車其實沒壞,只是阿卡不知怎麼固定新買的車鍊。這種時候還是交給專業的比較快,猶記他上次自己弄到滿頭大汗還是沒輒。於是我再次跟阿卡確認鍊子的西班牙文怎麼說、再次Google Map確認車店的位置(之前就在Google上搜尋到離家走路15分鐘有間看起來很stylish的腳踏車店叫作Ciclos Noviciado),就牽著帥氣的單車代夫出征了。 Continue reading